客服热线:0359-6369092
管理商铺 发布产品 发布求购 寻找商机
TOP
任武贤:回首上市之路,亚宝药业
[ 编辑:admin | 时间:2016-09-21 16:58:28 | 浏览:2794次 | 来源: | 作者: ]
   任武贤:回首上市之路,亚宝药业掌门人为何几度落泪?
 
    第一次上市失败后,任武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一刻我恨不得从8楼跳下去”,当时他的体重已经不足100斤。
 
    第一次上市失败到第二次上市成功,间隔不到52天,他的体重再次直降11斤,只剩86斤......
 
    任武贤自称“做药人”,瘦削身材,架副无框眼镜,聊天时总是面带微笑。温文尔雅的他会观察采访者的一些细微动作,从而保持很好的互动。谈到重点,他会略微停顿,而后加重语调,然后身体微前倾,望着你,笑容更深:“是吧”?
 
    作为亚宝药业(600351.SH)的掌门人,要了解旗下20余家分子公司的动向,任武贤一直很忙。所以当他的助理打电话告诉我任董第二天早8点要和我一起吃早餐时,我的脑袋里有几秒钟是放空的。被放掉的情绪里有激动,有兴奋,有不可思议,但更多的是感动。
 
    早餐地点在位于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经济开发区的亚宝药业集团总部食堂。早上8点,任武贤准时走进餐厅。“只要在运城,任董都会在公司食堂和员工们一起就餐。”一起用餐的集团文化宣传总监刘剑告诉我。早餐是一些山西当地特有的面食。像所有雷厉风行的企业家一样,任武贤吃饭很快,先吃完后他耐心的等着还在埋头与一碗鸡蛋羹“战斗”的我。“不着急,慢慢吃。”他笑着对我说,瞬间一股温暖的小确幸从心底绽放到我的脸上。
 
    早餐后,采访在任武贤的办公室进行,几个小时的交谈没有中场休息。任武贤说他很喜欢和年轻人聊天,因为年轻人会让他开拓眼界。60后的任武贤,虽然无法成为90后,但他一直在学习他们的思维。任武贤自己不服老,他也希望他的企业越变越年轻,他希望能带领年轻人继续参与这个社会的变迁。
 
    搞技术出身的任武贤喜欢接触所有前沿的东西,年轻人喜欢玩的他都愿意去尝试。“平时任董都会在我们集团员工的微信群里分享一些文章和心得。”刘剑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群给我看。更厉害的是,当同龄人刚开始学习发微信的时候,“时髦”的任武贤已经开始用微信红包引爆他的朋友圈了。征得同意后,我查看了他的微信钱包:截至2015年11月20日,共发送微信红包1665个,共计23114.48元。
 
    一直走在时代前沿的任武贤,自然不会放过企业发展中的创新和国际化,而我们之间的交流也从亚宝药业的创新开始。
 
    创新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说到创新,任武贤先给我展示了一组数据:2015年前三季度,亚宝药业净利润2.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8.30%。2014年,净利润1.7亿元,比2013年增长43.35%,给股东分红1.25亿元。
 
    亚宝药业已经连续多年实现了年利润30%以上的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大经济形势,似乎对亚宝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是什么原因?创新。创新。还是创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世界亚宝、百年亚宝,任武贤带领亚宝人一直在努力
 
    “没有创新,企业就没有未来,没有核心竞争力。”任武贤从接任芮城制药厂(亚宝药业前身)厂长一职开始,创新就从没停止过,但过程中也走了不少弯路。
 
    任武贤1990年当一把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3个月时间,改进技术,投产新产品,1991年企业就实现了扭亏为盈。1992年,企业采用新工艺生产的维脑路通原料药,以成本低、质量高的优势占领了市场,稳定了企业发展。
 
    1993年“宝宝一贴灵”研发成功。彼时,任武贤不惜卖掉自己的房子,筹资100万元到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为“宝宝一贴灵”打广告,一夜之间“宝宝一贴灵,天下父母情”迅速成为众人皆知的广告语。而这个之后更名为“丁桂儿脐贴”的神奇药物,也一下子成为响彻全国的儿科产品。“丁桂儿脐贴”至今仍然是中国儿童外用药第一品牌,产品畅销20余年,赢得了累计10亿妈妈的信任。
 
    正当外界媒体津津乐道于任武贤如何年仅30岁便临危受命接管一个濒临倒闭的药厂,如何励精图治把这个地处山西县城里的小药厂盘活并成功上市之时,某一天,任武贤突然提出亚宝药业正在对自己在擅长的领域里“犯下的错误”进行反思。
 
    任武贤说过去他们走了太多的弯路,15年太久了。采访时,他毫不掩饰自己过去对亚宝战略选择上出现的“问题”
 
    这种自省,与其说是政策或市场的驱动,倒不如说是任武贤内心的驱动!
 
经过“反思”,任武贤确定了企业“创新型药企”的战略转型之路:“国家出台的新基药、新医保政策,目的是让老百姓用上质优价廉的药品,这给企业带来了许多不可控的因素。企业如果只能生产满足基本需求的普通药品,就得让利,压力很大。”这时候需要做战略抉择。任武贤显然不愿意接受低水平的竞争方式。“因此,我们毫不犹豫地将核心资源投入到原研新药的开发上,并兼顾有特色,有市场潜力的首仿药,既担当了社会责任,又逐步实现了企业的转型升级。”
如今,任武贤对于创新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第一,做研发要源于临床患者的需求;第二,企业要做创新,不要做跟随,企业只有创新才有出路。没有超越,就没有跨越式的发展。
 
    要搞国际化 就要有半个小时搞定合伙人的“魄力”
 
    “没有一个药企是可以依靠仿制药做大的。普通仿制药的低端市场,空间太小了,竞争者太多,利润太稀薄,压力太大了。”任武贤说,“解决亚宝长久发展,一定是要向世界最高端的方向发展,要走国际化。”
 
   亚宝药业的国际化战略中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亚宝药业北京药物研究院院长王鹏。
 
    ▲王鹏的加盟给亚宝药业带来新希望
 
    2013年7月,作为“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千人计划生物医药与生物技术专委会新药创制与产业化工作组”执委美中医药开发协会(SAPA)创始人之一的日本东京大学药学部博士王鹏正式加入亚宝药业。
 
   王鹏仿佛是为亚宝药业“私人定制”的人才:他先后在美国先灵葆雅公司工作18年,在国内药明康德工作2年,在先声药业当客座教授3年,他熟悉国际上不同国家的不同研发思路、思想和战略,他的经验正是亚宝药业国际化战略所需要的。
 
    “为什么选择加盟亚宝药业?”
 
    “对于合作企业的选择,我有三个愿望:一是要搞国际化,搞创新;二是公司每年至少有5000万元以上的研发投入;三是企业领导者对于我在工作和管理上的想法要认可。这三点亚宝药业都符合。” 王鹏说,“亚宝是我应聘的第一家制药公司,尽管同时还有五六家企业想约我见面,但是我都果断的推掉了,因为我已经确定,就是亚宝了。”
 
    “其实在王鹏加盟之前,也有四五个人应聘院长职务,但我发现,他们的理念都不令人满意。见到王鹏后,我们两个人在一起谈了半个小时。他的新理念、高起点,一下子解除了我心中的困惑,打开了我的思路。就这样,王鹏加入了我们的团队。”任武贤将两人的“一拍即合”比作恋爱中的“一见钟情”,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于是一切都水到渠成,结缘便成为必然。
 
   在国际化战略的指引下,亚宝药业一方面加大新产品的研发投入,另一方面通过引进国际人才,实现药品研发的国际化项目合作。
 
    “好产品不是买来的,必须是在萌芽时就投入资源培育出来的。这种投入风险与机遇并存。”亚宝药业每年的研发费用都在增长,从最初的几十万,到几百万,几千万到2015年的上亿元,如今亚宝药业的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超过5%,用任武贤的话说,“一个企业的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低于1%,这个企业走不远;达到2%,基本维持企业生存;达到5%以上企业才有竞争力。”
 
    任武贤的坚持,让亚宝药业始终走在行业内国际化的前端。如今,亚宝药业的7大生产基地全部通过国家新版GMP认证,其中,北京生物制药通过了美国FDA cGMP认证,三分公司通过了欧盟GMP认证。这些认证的通过,使亚宝获得了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使其向“一地研发,三地报批;一地生产,三地销售”的国际化战略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2014年中国医药研发产品线最佳工业企业评选结果揭晓,亚宝药业排名第11位。任武贤和王鹏纷纷表示“我们的压力很大”。
 
    打江山容易,守业难。要确保亚宝药业在研发20强中不掉队,亚宝人就必须不断的坚持创新,引进好项目,引进高端人才,这就像是数学概念里的无限循环,一旦开始,就唯有一路向前。
 
    但其实,这并不可怕,因为“永不放弃”、“持之以恒”正是亚宝人的基因品质,在亚宝37年的发展历程中,任武贤和亚宝人一直都是这样坚守的。
 
    创业者谁没有焦虑、抑郁过.创业项目从一开始来到世界上,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焦虑和矛盾的东西。就像本·霍洛维茨的《创业维艰》中写的那样:“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任武贤和亚宝也是如此。
 
    1996年,当亚宝药业的资产刚过亿,净利润仅600万的时候,任武贤就提出了亚宝药业准备上市的目标。在那个年代,公司上市还是一件新鲜事。运作上市,任武贤和亚宝人奋斗了6年,其间经历的过程繁琐而曲折。
 
    第一次上市失败后,任武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一刻我恨不得从8楼跳下去”。当时他的体重已经不足100斤。第一次上市失败到第二次上市成功,间隔不到52天,他的体重再次直降11斤,只剩86斤,“那时候上秤都不用加砝码。”任武贤说的时候虽然在笑,但眼眶却已泛红,“在上市筹备的6年中,多苦、多难我都没掉过一滴泪,但是2002年9月26日,当听到上交所A股上市通过的消息,当我们敲响上市钟后,我和我的同事回到酒店房间,关掉手机,开始抱头痛哭。那一刻,我们仿佛把压在心中6年的苦痛全部释放出来。”如今再次提及当年上市的艰辛,任武贤还是忍不住落泪了。“真是不能再说了。那是种信任到责任的转变。我特别感谢当年相信我的同事们。”他一边拭泪一边对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没有创业经历的我,虽然很难体会任武贤当时的那种被沮丧的心情、渺茫的前景与现实的压力同时包围着的感觉,但他的那种坚持与执着,颠覆性的疯狂却深深的打动了我。据了解,当时和亚宝一起运作上市的企业一共有6家,最后却只有亚宝坚持下来,并成功上市,成为山西省第一家上市的药企。
 
    其实,创业不只是科技媒体上的激情万丈、融资新闻中各种数字的春风得意,创业者们更多的是在压力、焦虑、抑郁、苦闷中艰难挣扎。内心再强大的创业者,同样也有无法逃避的脆弱一面。如果不能正视这种精神状态,创业者们就不能真正健康地创业、健康地生活,也不能正常面对创业中的重重难题。要不然,你以为乔布斯为什么去印度灵修?
 
    这,才是创业的真实面目。
 
    采访手记后记
 
    采访结束,在回京的火车上,我想起了胡德夫的一首歌《最最遥远的路》。
 
    任武贤何尝不是选择了一条最遥远的医药创新发展之路。其实,以他现在的资历声望,本可以选择更容易的方向,但他没有后退,也没有拐弯,只是往前走去。
 
    就像他说的,领航者要有超前意识,有担当意识,他们每天都在风险中度过,他们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未来。仔细回味我才理解了他的意思,他希望什么都不要影响到生命的丰美。
 
 
    十问十答
 
 
    1.你认为财富对你意味着什么?
 
    财富给我提供了更大的平台,能够给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做更多对社会有益的事。
 
    2.你希望你的孩子怎样评价你?
 
    良师益友。自从孩子留学回国后,我觉得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变了,我从家长逐渐变成了儿子的朋友,我们有了更多交流甚至辩论。
 
    3.你希望你的同行怎样评价你?
 
    真正的做药人。
 
    4.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你会选择从事什么工作?
 
    我会做健康产品。做药人太苦太累了。特别是我们目前正经历向国际化靠拢的阶段,太苦太累了。
 
    5.你希望在企业担任怎样的角色?
 
    战略决策者,领航人,而不是操盘手。
 
    6.你人生中的各种角色,哪一个你最看重?
 
    我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亚宝的事业中了。我希望亚宝更好,亚宝的员工生活更幸福快乐,亚宝能为社会做更多贡献。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爱人和父亲。(说到对爱人的亏欠,任武贤再次红了眼眶。)
 
    7.你想以怎样的方式退出?
 
    找到接班人扶他上马后,就会退下来。到时候一定会陪着爱人周游世界,更多的补偿爱人。
 
    8.目前为止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用了25年时间带领亚宝人将人类健康事业不断向前推进。我们经历了很多坎坷,但我们不屈不挠的战胜了困难,亚宝未来的前途是光明的。
 
    9.还有什么梦想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希望实现的?
 
    充分利用资产和资本两个经济杠杆,在十三五甚至更长一段时间里,在医药领域快速发展;在健康产品方面有所突破;在医疗服务方面做出更多贡献;在国际化方面成为中国医药企业的领头羊;在创新方面持续加大投入,研发出更多新产品。
 
    10.假如生命还有最后24小时,你会做些什么?
 
    思考,倾听,学习。我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